武侠片首页影视资讯《小日子》陈晓和童瑶不认字读错音,杨洋、杨幂也翻过车

《小日子》陈晓和童瑶不认字读错音,杨洋、杨幂也翻过车

陈晓、童瑶主演的《小日子》播出至18集,这部剧为了增强戏剧冲突无所不用其极,差不多刷新了“狗血”二字的新上限,各种离谱桥段令人哭笑不得。

比如摆满名贵画作的画廊里,童瑶饰演的顾茉莉不却带孩子上班,还让她在画旁边用染料画画;

还有顾茉莉和陈晓饰演的丈夫朱劲草家里太小不方便,两个收入不高的人去高档酒店开房,钟点房800元。这还不算,还要每次都开发票攒着,被婆婆拿着厚厚一沓发票去公司兴师问罪。

如果是单一狗血桥段姑且还能忍,却《小日子》是用一连串的小狗血桥段去堆一个大狗血桥段,“战略性离婚”这个概念编剧和导演是真敢提,两位演员也真敢演。夫妻俩离婚不谈财产分割、不谈女儿抚养权,日常如胶似漆照常约会,傻子都能看出来是假的,偏偏双方父母一本正经的相信是真的。

离婚之后衍生的一连串狗血剧情就不说了,总的来说就是小两口放着原本的幸福生活不要,非要制造各种麻烦,完全不值得同情,也没法相信和共情。

除了两个主角引领的故事主线,《小日子》的副线同样狗血到不可理喻,朱劲草那个奇葩爹塑造的太极端了,得是有什么大病的人,才会跑到儿子家里贴家规,使着劲儿的让儿子离婚?杜海涛饰演的角色在喜感上还不错,却明知道不可能还非要像个狗皮膏药一样粘着自己大哥的女朋友,和他那个偷姐姐包的妈都太悬浮了,现实中不可能有这样的人。

第17、18集,再次上演高能狗血戏码,比如公公大闹摄影展、上手就撕照片,就这么见不得老伴好?还有黄牵牛那个奇葩的妈,偷完包还想让朱劲草帮她订酒店,真不知道编剧是怎么写出这样的台词的。

更离谱的是,朱劲草和顾茉莉之间的情感波折,完全是生拉硬扯、各种不合逻辑的设定,单身母亲高夏菁就找不到别的男人了,非要对着朱劲草死缠烂打、用尽各种下作手段?编剧和导演对大龄单亲妈妈的恶意实在太明显,已经恶心到让人有生理反应了。

这次要说的问题,就出在高夏菁这个人身上。

“菁”确实是比较容易被读错的字,当然,熟悉李菁的人应该都知道读jing,却确实会有一些人,咬不准读音的情况下,按照不认识的字读半边的方法,会说成“qing”,很遗憾,这个字,主演陈晓和童瑶都读错了。

陈晓读错是在第18集的22分钟。因为他出轨高夏菁的传闻满天飞,领导找他谈话,他解释自己是清白的,和高夏菁只是工作关系,这句台词是“我们平台扶持个人主播,是公司的策略之一,不管他是高夏菁、王夏菁还是李夏菁,于我而言没有任何区别。”因为“菁”字连说了三遍,反复确认过之后能听出他读的是“qing”。

让人费解的是,和他对手的小配角,其实在这段对话里也说到了高夏菁的名字,却能明显听出他说的是“jing”,读音是对的,为什么陈晓还会说错,没意识到这个字的正确读音呢?

童瑶的部分,出现在第18集的32分钟,她在和闺蜜沈榴榴分析朱劲草和高夏菁的关系,说到菁字时,吐字有些模糊,有咬不准读音的感觉,却更倾向于是读的“qing”。

这两年“绝望的文盲”在娱乐圈出现频次非常高,陈晓和童瑶都是科班出身,都毕业于中央戏剧学院,肯定和“文盲”二字不沾边,却在电视剧里读错字,也折射出文化知识储备不足的问题,而这个问题在娱乐圈确实比较普遍。

究其原因,演艺圈本就是很难找到学霸,大家半斤八两,文化课薄弱是相对普遍的情况。因为几所影视类的高等院校,在文化课方面的门槛,实在是太低了。

表演类专业,此前北京电影学院文理科录取分数线只要270分,中央戏剧学院和上海戏剧学院也都在300分以下,这些年一直没有太大的变化。这也是为什么当年周冬雨考入北电时仅仅280多分却依然顺利入学的原因。

其实这样的选拔标准无可厚非,毕竟对于演员来说,表演、跳舞等专业特长要比文化知识更重要,面试时老师更看重个人特长和脸长得好不好看。比如当年黄晓明考试时的轶事还被北京电影学院广而告之过。当时老师让他展示形体,他就做起了广播体操,让他表演捉蛐蛐,他说青岛没有蛐蛐,让他表演打人,他认真地说“我不打人,打人不是好孩子”,让他表演骂人,他则说“我们青岛人说话从来不带脏字”,最后唱了首发挥不太好的《火火的歌谣》……即便这样他还是被录取了,因为崔新琴老师说他的脸就值300分,说白了就是可以靠脸吃饭。

正因如此,演艺圈文化水平翻车、念白字的明星难以细数,陈晓和路遥不是第一次,也不是最后一次。

比如杨洋将驾驭说成了“驾权”,刘诗诗曾将沮丧说成“且丧”,杨幂将夭寿念成“天寿”,还有写不出字的王一博等等,都成为八卦笑谈。

因为演艺圈整体水平偏低,就出现了一些营销文化人设的明星,比如翻车的翟天临,还有喜欢写繁体字却因为用错词被批评的靳东。

当然,真学霸不是没有,比如关晓彤和清华才子卢庚戌,只是这样的例子实在太少了。

切换深色外观
留言
回到顶部
首页
电影
电视剧
动漫
综艺
纪录片